欢迎光临某某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官网

全国咨询热线: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雷士照明贱卖给外资 刘强东怒斥阎焱没有道德底线

文章出处: 人气:-发表时间:2019-08-30 16:18

近日,照明领域老牌企业对外宣布,拟向国际私募股权投资机构kkr出售其核心资产中国照明业务的70%股权,雷士照明继续持有剩余的30%股权。交割完成后,雷士照明中国业务不再录入集团财务报表。

出售核心资产

8月11日晚间,雷士照明对外发布公告,宣称拟向kkr出售目标公司70%股权,目标公司股权总估值约人民币56亿元。

目标公司及其持有股权的公司主要从事雷士照明中国业务,总数超过30家,大约三分之二为雷士照明100%持股,其余为雷士照明部分持股。

交割完成后,目标公司将不再综合入账至雷士照明集团财务报表。kkr将通过间接控股公司向雷士照明支付人民币约46亿元,按照规划,其中74%亦即33.98亿元,将用于向股东分派不少于每股0.9港元的特别股息,余下将用于扩展海外业务。

至于为何出售国内业务,雷士照明在公告中指出,“海外市场已成为照明企业战略布局的新选,出售事项是本公司业务优化策略的一环。”雷士照明指出其已在欧洲、澳洲、中东、南美及东南亚建立国际销售及分销业务,并且拟将通过并购扩展国际业务。

另一方面,雷士照明指出,截至公告发布时公司市值约为26.43亿元,交易将能够回报股东特别股息金额33.98亿元。“仅特别股息金额一项即占本公司全部市值的129%。经出售事项并作出特别股息后,本公司仍将保留控股公司及目标业务的30%权益。”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雷士照明的中国业务事实上为其核心资产。2018年,雷士照明各品牌累计收入49.05亿元,其中国内雷士品牌收入32.86亿元,占比高达67%。国内非雷士品牌、国际雷士与非雷士品牌总收入仅占余下的33%,远低于核心资产的贡献率。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表示,“出售核心资产一事,对雷士的上下游或者投资方都是一件具有挑战的事情。大家对雷士的认知主要在于它的核心业务,如果被剥离,那么接下来对它非核心业务带来的价值,将会有一个重新的认识和梳理。”

与此同时,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照明行业出口情况分析》指出,“各国led替换光源产品单价多处于下降态势,均价1美元市场已不足半数。”

“海外市场激烈的价格竞争依旧持续,广大出口企业要依仗更庞大的出口数量来维系出口金额的平衡或增长,利润则受到很大的挤压,所以虽然出口企业十分努力,但增量不增收,增收不增利的现象目前较为普遍。”上述分析报告进一步指出。

价值超250亿雷士中国

被外资不到8亿美元吞下!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在板砖横飞中匆匆封镜,但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雷士照明的股权争夺战又有了新的剧情。

8月12日,美国投资机构kkr宣称,它们以7.94亿美元收购了雷士中国70%的股权。

这是一次完全不等价的收购!一方面,雷士中国是中国最大的照明企业之一,尽管这些年公司因为股权之争公司负债累累,但是单凭 “雷士照明”这个金字招牌,价值早就超过了250亿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kkr并不是出不起筹码的主,这家1976年成立于纽约的杠杆收购天王,曾在1989年以300多亿美元溢价收购美国食品和烟草大王rjr;当年它在收购劲霸电池时,更是以高出竞争对手至少5亿美元的溢价让对手知难而退。

但是最后的成交价格非常诡异:kkr拿下雷士中国70%的股价只用了不到8亿美元,是史无前例的贱卖!

出局

随着本次资产出售的尘埃落定,德豪润达的重大重组资产事项也宣告终结。

8月12日早间,*st德豪公告,由于本次交易的达成,管理层经过慎重的考虑与内部评估工作,决定不再与德豪润达继续推进德豪润达收购其中国照明业务的交易。

2018年初,*st德豪开始筹划收购雷士照明持有的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彼时,*st德豪发布的《关于终止股权收购重大事项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称其因筹划重大股权收购事项,标的公司属于照明产品分销行业,经其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8年1月2日开市起停牌。公告还称,*st德豪已与该led照明制造资产的交易对手方签订了收购意向协议。

2018年6月,*st德豪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作价约40亿元。*st德豪表示,上述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规模、品牌及市场竞争能力将得到大幅提升。

2019年7月10日,*st德豪发布《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进展公告》时,仍表示本次重组的正式协议尚未签署。

尽管筹划一年多的重组计划告吹,但*st德豪并非全无收获。

雷士照明在8月12日的公告中称,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董事会拟向公司股东派发每股不低于0.9港元的特别股息,合计派息约38.05亿港元。

据了解,*st德豪持有雷士照明约8.7亿股,占后者总股本的20.59%。按此数据计算,*st德豪预计将获派不低于7.8亿港元的特别股息。这对于已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的*st德豪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根据财报,*st德豪2017年、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9.71亿元、-5.81亿元。由于连续两年亏损,此前的德豪润达已经变为如今的*st德豪。这也意味着,如果今年还无法扭亏为盈,公司就有严重的退市风险。

业绩连续亏损,*st德豪为了“保壳”,拟关闭工厂。据数据显示,2018年*st德豪led芯片业务收入7.3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8.31%,当年芯片业务亏损3.2亿元,占公司当年总亏损的56.49%,芯片业务已经成为其亏损的主要原因。

2009年,*st德豪切入led业务。当时,为了加大扶持led产业发展,从工信部到地方政府部门对从事led业务的企业进行补助,*st德豪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但从其业绩来看,较弱的盈利能力背后,还要依靠政府补助的“苦苦支撑”。

2011年至2018年,*st德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5亿元、1.59亿元、462万元、1336万元、1986万元、3172万元、-9.71亿元、-5.81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近七年一直为负,2011年至2018年分别为1.32亿元、-2601万元、-1.81亿元、-2.59亿元、-5.66亿元、-3.24亿元、-11.26亿元、-6.6亿元。

在2016年之前,*st德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正值,但政府补助实际上是业绩的“救命稻草”。2011年至2018年,其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1亿元、2.24亿元、2.32亿元、1.57亿元、2.34亿元、2.21亿元、2.05亿元和8299万元。可见,如果没有政府补助,其净利润自2012年以来出现持续亏损。

王冬雷表示,*st德豪目前的产能位于全国第四,即便如此,自己一家公司的产能就能够满足全国市场。在他看来,led芯片业务处于严重产能过剩的状态,再坚持下去只会带来更大的亏损。

*st德豪认为,关闭led芯片工厂长期利好公司发展,有助于改善经营业绩,争取2019年扭亏为盈、撤销退市风险警示。“今年所有管理层和股东的目标,就是摘帽。”王冬雷说。

回归a股续兵再战

随着本次资产出售的尘埃落定,德豪润达的重大重组资产事项也宣告终结。公司8月12日早间发布公告称,由于本次交易的达成,雷士照明管理层经过慎重的考虑与内部评估工作,决定不再与德豪润达继续推进德豪润达收购其中国照明业务的交易。

不过投行人士分析指出,尽管德豪润达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短期受阻,但作为雷士照明单一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依然是雷士照明回归a股借壳的首选,首先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的业务有高度的互补性,目前德豪润达自有的通用照明产品制造业务与雷士光电通用照明产品制造业务进行能够实现有效整合。

与此同时,德豪润达清晰的股权结构,将会大大减少雷士照明回归a股的阻力,另外一方面,德豪润达入主雷士照明以后,两者的业务已经实现深度融合,德豪润达专注研发和生产,雷士照明专注渠道业务,双方成为价值链上的上下游伙伴,有助于生产制造成本进一步下降,从而提升增强雷士品牌的市场竞争力。

除此以外,本次收购公告中的约定条款指出,在四年之内雷士照明提出回归a股方案,如果kkr的内部投资收益率达到18%,kkr就会同意雷士回归a股的计划,而对于其他方案雷士照明拥有否决权。作为雷士照明的单一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在回归a股方案选择上握有主动权和影响力。当然无论是德豪润达,还是kkr都会追求股东回报的最大化,也因此保留了各种投资方式退出的可能性。

雷士能否成为下一个海尔智家?

随着照明产品在全球市场渗透率的提高及海外新兴市场的崛起,海外已成为照明企业进行战略布局的新蓝海。表示,此次出售中国业务,是业务优化策略的一部分。出售所得的资金将用于扩大公司的国际业务,包括建立新的led照明产品生产线,并通过并购扩展海外版图。

2018年,雷士照明频频兼并收购,分别以8.53亿元现金收购罗曼国际所持蔚蓝芯光的全部股权、8.9亿元购买怡达100%的股权,两项重大的收购活动为实现本集团从制造型企业向管道型企业转型,以及从国内走向国际的战略迈进一步。

王冬雷接受采访时表示,后续会发力海外业务,雷士照明在美国一年有一亿元的利润,在英国市场已经扭亏为盈,在中东也保持了不错的发展势头。同时,雷士照明在越南有一个工厂,会更加大力地开拓东南亚市场。

但国际市场对公司整体贡献尚不明显,创收虽然从2017年的12.53亿元增至2018年的12.76亿元,但占比总营收不增反降,由30.83%降为26.01%。

买方kkr希望借助此次收购进一步深耕中国市场,其看重的是雷士照明品牌价值和中国渠道。kkr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杨文钧表示,雷士中国拥有广泛的经销网络、知名的品牌影响力和强大的产品设计能力。

乐居财经获悉,截止2018年12月31日,雷士产品通过36个独家区域经销商的销售网络及3000余间雷士专卖店销售,覆盖中国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此外,在中国拥有广东、重庆、浙江、上海、 珠海等生产基地,并在深圳设立了中央研究院。主要于乡镇渠道的专柜数有所增加,2017年为3733家,2018年上涨为4600多家专柜。

2012年的股权争夺战、创始人吴长江2014年的被捕……多少影响了其业绩发展。在市场份额逐渐向头部品牌集中的这几年,雷士照明错失发展机遇。以营收来看,2012年,31.38亿,雷士照明为35.46亿元;2018年,欧普照明80.04亿,雷士照明仅为49.05亿元。

从积极面看,这些并购有两个上的:一是充分利用国际资源,通过并购的方式来补齐自身短板;二是引进资本和先进管理方式,借此重整雷士中国业务。王冬雷也表示:“kkr具有的资源及运营专长将助力雷士中国业务的长期发展。”

收购方kkr是全球知名的pe机构,成立于1976年,自2007年起,kkr已在中国投资超过45亿美元。2014年曾投资海尔智家,并协助海尔在2016年以54亿美金收购了通用电气的家电业务。

据悉,kkr通过增发战略投资海尔智家后,kkr利用国际背景为其输送战略资源,有效提升了在全球的分销和物流体系效率,海尔智家目前成长为市值超千亿的上市公司,投资回报接近百亿元。

参照海尔的进阶方式——从青岛海尔到海尔智家,蜕变为物联网平台企业和智慧家庭提供商。雷士也同属制造行业出身,如果跳出单纯的生产加工环节,向产业链高端环节延伸,产业附加值有可观的提高空间。

“但这次并购重组的时机和环境也变了,未来发展不可预测。”专注于资本市场并购的资深人士告诉乐居财经。

刘强东怒斥:有些人没有道德底线!

在雷士照明被“野蛮人”敲门的时候,同是长江学员的刘强东曾为吴长江仗义执言。

当时大概是2012年左右,软银赛富正在寻求正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

刘强东却公开提醒吴长江:软银赛富的投资人阎焱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一针见血地指出: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后面的事情发展也证明了刘强东的先见之明。

刘强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之前和阎焱有些不愉快的经历:阎焱曾对外说,刘强东当年寻求京东融资时曾三次找过阎焱,但是都被阎焱拒绝了,但据刘强东说,事实上双方只是在2008年通过中间人见过一面。

刘强东认为,阎焱的做法是在公开羞辱创业者,非常没有职业道德。

所以在日后京东的股权设置中,刘强东对投资人一向很提防,一直到现在,在ab股的结构下,刘强东还以15.8%的持股,拥有80%的投票权,而京东的第一大股东拥有18.1%的股份,也只有4.4%的投票权。

很显然,作为创始人的吴长江几次被投资人赶出自己的公司,最后还落得个身陷监狱的下场,这对刘强东有直接的触动,也促使他采取措施避免出现类似的悲剧。

正如李彦宏所说的:对于创业公司而言,不要轻易将主动权交给投资人,因为在创业的过程中,没有人会乐善好施!

推荐产品

全国咨询热线: